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享哈兔 > 正文

第一百二十八章 回到家中

 一辆轿车停到三人面前,陆强的叔叔陆宜康降下车窗,对他们喊了声“上车!”



三人坐上轿车,陆强笑着说:“叔,你真是料事如神,我们刚出来你知道了。”



“嘿嘿,我可没有这神通,还不是你爸叫我来的。”



陆宜康边说边将车开出医院,转入大街。



“叔,这次没有开那部反重力天地两用警车呀,很威风啊。”



“呵呵,小兔崽子,警车是能随便开的吗?它是用纳税人的钱买的,需要为市民服务!”



陆宜康说得严正义辞,陆强顶起大拇指夸道:“叔叔有理!”



“看见了没,只有那些富豪才能开得起小飞碟,这东西产量有限,价格昂贵,能买得起的基本上是上层人物。”



顺着陆宜康的视线,陆强看向天上,一架银灰色的小飞碟飞在天空中,顿时心中充满了羡慕,“我擦,好酷啊!”



“是,很酷,以前我们家族没有这个机会,现在,总算有那么一个希望了,这个希望就是你了。陆强,叔叔尽可能给你创造机会,让你认识一些超人,能不能发达要靠你自己,你要自己努力,你这一代可能无法挤入上流社会,但你子孙后代有后能。”



陆宜康说完,从反光镜中看了眼陆强。



陆强顿时感觉自己肩上沉甸甸的,任务很重,但自己还得扛下,于是点点头,“我会努力的。”



陆宜康满意地笑了一下,“我有个战友在一个猎队中当队长,每个月出去打猎一趟,我会抽个时间让你们认识下,让他带带你。”



“他的团队出去一趟,大概十天左右,打来的猎物达到几吨,如果一斤肉平均卖30元算,就有几十万的收入。一个团队十到十几人,每个月少的分个七八千,多的几万、十几万。比普通市民工资高得多,我的工资也就六千多元。”



“哇,一个月十几万,一年一百多万收入,这么多。”



陆强喊了起来。



“这算什么,一些行业垄断公司收入可厉害了,比如电力系统、宇宙采矿公司,这些公司高管的收入才多,几千万、几亿不在话下。”



“啧啧!”陆强惊叹着。



连陆爸陆妈也露出羡慕的表情。



“所以,你大学选择什么专业、什么学校也很关键,有没有前景,有没有发展空间,决定着你未来的前程。”



陆宜康又将话题引到陆强的专业来,他还是想让陆强放弃宇宙航空专业的想法。

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

陆强说完就不再言语,对这专业问题,他不想多谈,但一次次长辈的劝说下,心中不免有点动摇自己最初的选择。



“现在即将进入立体交通枢纽,请走最左侧通道,进入小车专用路面。”



小车系统接收到市交通系统的播报,从扬声器中播放出来。



车窗外一个巨大的立体交通枢纽展现在眼前,紧密的车流向不同的通道分流出去,驶向不同的路面。



重型卡车分配在最底层,中小型运输车分配在第二层,小车分配在第三层,健身自行车、智能微型车在第四层,而行人在第五层,也就是最高层。



行驶在第三层路面,一眼看去,两行巨大的支撑立柱向远方延伸,中间一条绿色的隔离带将双向道路隔为两半,如一条长长的绿色绸带铺向远方。



半个小时后,车子开到奉贤区万顺小区,这个小区近二万人,五十栋楼,每一栋二十层,每层四户。



陆宜康驾驶汽车进入地下车库,由于人多车多,地下车库建有三层,陆宜康按照车库系统指引,将车停在了一个空位上。



停好车,四人坐电梯到十层楼,他们住在1003室。



打开房门,四人进入房间,这是一套六十多平方的房子,大厅里放着很多家具,一套破旧的沙发放在最显眼处,对面电视柜放着一款巨靓显示屏,显得有点老旧。



沙发前,放置着一个不锈钢茶几,一个竹制茶盘放在上面,看上去不搭配,但是很环保,不锈钢可以回收,竹子长得快,竹制品环保。在资源紧缺的时代,可回收、资源多的东西是受欢迎的。



陆妈到厨房忙去了,陆爸对陆强说:



“陆强,给你叔叔泡点茶,解解渴。宜康,坐。”



“好的!我去洗个手!”



陆强答应一声,到洗手间洗手去了。



看着陆强的身影,陆宜康对着陆爸一笑,“哥,辛苦了一辈,现在有盼头了,好日子就在后头。”



“嗯,我想着呢,宜康,陆强的事还要你多帮忙。”



“那自然,都是一家人,陆强以后发达了,是为我们陆家长脸。”



陆宜康说着,叹了一口气,“我们祖上都是平民,没权势没财富,否则,凭我的能力,多多少少在局里也有个小官当当,不至于像现在,还是在一线奔波的命。”



“还好,在当兵的时候,认识了一帮兄弟,有困难的时候,能帮助下,有几个兄弟人脉广,认识超人部队的长官,如果陆强想进军校,可以让他们帮忙。”



“有个兄弟在猎队,陆强没事做时可以去锻炼,挣点外块。只要是超人,门路挺多的。”



正说着,陆强走过来,坐在主位上,拿起绿茶罐子,对陆宜康摇了摇,笑着说:“叔,红茶喝完了,只有绿茶。”



陆强知道陆宜康喜欢喝红茶,每次来都是打开红茶罐,夹两搓红茶泡茶。



“没关系,就喝绿茶,改天我带点正山小种来。”



陆宜康摆摆手,不在乎地说。



陆宜健看完智机上的信息,说道:“听说最近正山小种又涨价了。”



“嗯,最近福建武夷山附近不太平,有凶兽出没,公路和铁路上有它们的踪迹,一些自动货车受到攻击,有的翻车,茶叶毁坏。为了避免损失,很多茶商改为空运,成本就上涨了。”



“武夷山附近没有军队吗?”



陆强烧着热水,一边问。



“没有,武夷山又不是大城市,没必要部署军队,毕竟军队人员不是很多。”



陆宜康回答道。



离子热水壶烧水很快,没二分钟水就开了。



陆强将茶泡好,给陆宜康、陆爸和自己各倒了一杯。



陆宜康品了一口茶,问陆强,“什么时候回学校上学。”



“明天吧。”



“你身体好了吗?如果没恢复,多休息几天。”



“谢谢叔关心,不碍事。”



陆宜康点点头,忽然记起了什么,对陆强说:“你暂时不要跟别人说你是超人,普通人对超人有一种既崇拜又恨的感觉,崇拜是因为超人有特殊的能力,恨是他们有超越普通人的权利和待遇,成为利益阶层。”



“当然,媒体上一直宣传超人和市民一家亲,实际上大家心里清清楚楚。你现在是超人中的新手,是菜鸟,还没站住脚,要低调,防止有人对你下黑手。”



陆宜康郑重地嘱咐陆强,陆强连连点头。



几天之前,自己对超人也有愤怒不满的情绪,认为超人占用了太多资源,好东西都被他们拿走了,肥了他们自己,不顾老百姓死活。



但现在自己也将成为他们一员,心态也慢慢发生改变,这是一种奇特的转变。



“我不会说的,这我懂!”



陆强说着,一边给陆宜康添了新茶。



陆宜康举起茶杯,将茶喝光,然后站起来,说道:“局里还有事,我要走了。”



然后对厨房方向喊了一声:“嫂子,我走了。”



“宜康,等会儿,我正在做饭,吃完饭再走。”



陆妈赶忙从厨房中走出,劝陆宜康。



陆宜康笑了笑说:“嫂子,现在有事,下次再吃。”



陆妈笑着说:“上次也说下次,我都听了好几次了。有事你走好了,下回带莉妹、小虫、小允一起来家里玩。”



“好!”陆宜康点点头,转身走了。



送走陆宜康,陆强看了会电视,听到陆妈喊吃饭的声音。



青菜拌豆腐、西红柿炒蛋、鱼香肉丝、东瓜肉片汤,三菜一汤。



在家里吃饭胃口好了很多,陆强吃了整整两碗米饭,平时他只吃一碗的。



休息了一会儿,看了下时间,陆强给自己的同学、哥们刘浩打了个电话。



一接通,刘浩的声音就传来,“阿强,听你妈妈说你生病了?现在好了吗?”



“好了,明天来上课。好几天的功课都落下,晚上有空没,给我讲讲呗!”



智机中传来刘浩嘿嘿的笑声,“好啊,就让我这个倒数第二名给全班第二名辅导下呗,晚上吃完饭过来。”



“好,在家等你!”



挂完电话,陆强准备给陆妈的表哥张义同打电话。



张义同就是陆妈口中那个反面例子的表哥,现在在沪都天文台佘山分台工作,平时接受沪都天文台的天体观测任务。



由于张义同经常来陆强家,喜欢讲天文、宇宙方面的话题,给陆强带来天文宇宙的知识,是陆强天文方面的启蒙老师。



可以说,陆强对宇宙感兴趣,最大的影响人就是张义同。



每年暑假寒假,陆强喜欢到佘山分台找张义同,让张义同教他观测天体,并学会简单分析。



到现在为止,陆强对天星系附近五十光内的星系很熟悉,每个星系有几颗恒星,有几颗行星,它们的轨道特点,离天星距离,陆强一清二楚。



可以说,陆强在天文方面的知识储备,不亚于天文系的本科生,对宇宙的爱好,这也是陆强一直想报宇宙航空专业的原因。



张义同的电话接通后,陆强问道:



“表舅,工作忙吗?”



电话那头浑厚的男音传来:



“还好,听说你出院了?前几天去医院看你了,你还昏迷着。”



“嗯,我听妈妈说了。我现在有一件事想征求你的意见。”



“好的,你说。”



陆强将父母不赞成自己学习宇宙航空专业的事说了出来。



张义同思索片刻,说道:“这是关系你人生的大事,是要认真决择,有时,在生存和幸福面前,爱好要退到其次。”



“这是现实问题,就像我一样,上面没有关系,难以升迁,一些比我来得晚的同事,要么成为领导,要么调往总台或者联合政府天文部。”



张义同幽幽地说着,陆强能想像到此刻他脸上的沮丧。



“这个选择权最终在你手上,不管如何,只要自己无怨无悔即可。”



陆强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我会好好考虑的。嗯,表舅,等高考结束了,我去佘山找你,等利达天文望远镜空闲时,借我看看。”



“嗯,没问题,快高考了,要努力读书,考个好成绩。”



“会的,一定会考好。”



打过张义同电话,陆强开始看书,一看便到了晚上吃饭时。



刘浩如约而至,见陆强一家正在吃饭,先坐在大厅沙发上看电视。



刘浩长得高瘦白净,戴一幅金丝边框眼镜,更显得文雅。样子文雅,可惜读书却不行,整天沉迷于游戏,废了学业。



陆强吃完饭,对刘浩说:“走,先到外面走走。”



“好。”



刘浩随陆强走出小区,沿着河边散步。



刘浩一只手搭在陆强肩上,小声问道:“生了什么病,好几天了。”



“食物中毒。”陆强淡淡地说道。



食物中毒,这是父母和叔叔讨论后的措词。



“啊,吃了什么东西?”



刘浩很好奇,继续问。



“不知道,医生说可能是食物相克引起中毒,差点看不到你了。”



“啧啧啧,好可怕啊,没有了你我该怎么办?”



陆强突然觉得浑身鸡皮疙瘩,“我说刘浩,你这话说的,我不是李锦丽。”



李锦丽是高三三班的班花,长得漂亮,是刘浩心中的白雪公主,自高一以来一直暗恋着。



李锦丽家世很好,众多追求者不入其眼,刘浩连表白的机会都没有,只能远远看着。



刘浩经常和陆强聊天中,说到昨晚我梦见李锦丽,和她一起玩得可开心了。



说实话,陆强也喜欢李锦丽,但知道自己底细,他和李锦丽是两个世界的人,他不会有机会。



“女人和兄弟是不同,兄弟在一起可以一辈子是兄弟,女人就不一定了,说不定在一起最后成了仇人。”



刘浩十二岁时,父母离婚,这件事对刘浩打击很大,就像他说的,父母最后几乎成了仇人,见面没有好脸色。



“不说这个,刘浩,你准备报什么专业,上哪所学校。”



“我不上大学了,我不是读书的料,准备进老爸公司工作几年,以后接管这公司。”刘浩看了眼被夕阳染红的天边说。



“什么不是读书的料,你小学和初中成绩还不错啊,直到高中迷恋游戏,成绩大滑坡。以后不要玩游戏了,做点正事。”



陆强还是劝劝刘浩,刘浩在游戏上花了不少钱,还好他老爸会赚钱,对这独生子,他舍得花钱。



“知道了,你还想报宇宙航空专业,算了吧,没前途的。”



刘浩正经地说着,这表情,就像父母当时的样子。



陆强气得想捶刘浩两拳,刘浩一边躲着,一边哈哈大笑往前跑去,陆强在后面追着。



夕阳西下,最美是黄昏。



  • 上一篇:第一百二十七章 成为超人
  • 下一篇:第一百二十九章 龙山中学